丝瓜视频制服

跨过污水坑,绕过散发恶臭的垃圾堆,继续沿着坑坑洼洼的脏乱泥路前进。

向闲鱼已经屏住呼吸,不然这味道能让他恶心到吐出来,有时候嗅觉太灵敏也不是好事。

蒂娜走在前面带路,小心避让那些水洼,她不想弄脏身上的新衣服和短筒小皮靴。

“大人,那里就是我家了。”蒂娜兴奋地指着前方破落的院子,围墙都已经大半倒塌。

蒂娜加快脚步小跑过去,拍打着破旧木门。

“大家!我回来啦!”

很快里面就有了回应,木门打开,一群小身影出来,可在看到蒂娜时突然都呆立原地。

“蒂娜姐姐?”

紫色头发的小女孩疑惑地问道,因为蒂娜和平常的形象差别实在太大了。

不知道还以为是富贵人家的小姐呢。

“当然是我啊,小祈认不出了吗?”蒂娜掀开帽兜,开心地提起自己的裙摆旋转一圈。

她现在身上穿着以紫色为主的连衣裙,衣服上搭配着黑色蕾丝装饰,披着黑色小斗篷,头发也由店长打理好了。

大眼美女樱花树下清纯白皙气质迷人写真

向闲鱼走到她身后,看了眼在场的,发现大部分都是小女孩,因为留着长发,岁数大概在七八岁到十二三岁不等。

“怎么基本都是女孩?”

骤然见到个陌生人,孩子们都害怕地贴近岁数大点的身边。

“因为女孩子被抛弃的概率更高,而且有人在抓捕男孩,还有……女孩天生比较柔弱。”

蒂娜摸摸躲在自己身后的小女孩脑袋,对方好奇地看着向闲鱼,倒没有岁数大点的那么紧张。

“蒂娜,他是谁?”

黑发少女警惕地把妹妹们护在身后,要是不对劲,她就拼命好争取逃离时间。

“这个,应该叫……”蒂娜仔细想想,按照现在都情况,那自己要叫向闲鱼为,“主人?”

向闲鱼:“是首领……你们只是为我工作。”

“是这样吗?”蒂娜觉得两个称呼意思都差不多。

黑发少女怒视着蒂娜,愤怒道:“蒂娜你背叛了我们!?居然把姐妹们给卖了!”

噢~这糟糕的台词,你们脑补能力别这么强啊。

“我觉得还是由我来说明吧,请你把自己的脑洞关上。”

……

“叽里呱啦~叽里呱啦~”(放弃挣扎水字数)

“大概就是这样,你们为我工作,我为你们提供生活所需。”

听完这些,几个岁数大的聚在一起讨论,顺带询问蒂娜。

她们这些姐姐要为妹妹们的安着想,不可能随随便便就答应下来。

因为帝都这里,容易相信别人只会死的很惨。

向闲鱼则是在用改装iad设计之后要建造的基地,他为什么选择这些流浪孤儿,原因也很简单。

容易指挥啊,需求也简单,那些成年人心思太重,不要求你忠心耿耿,但起码不能暗地里搞小动作。

不是说所有人,但总会有一些经不住利益的诱惑,小孩的心思没那么复杂,相对来说比较好……控制。

小家伙们还在商量,向闲鱼却突然听到金属碰撞声,很密集,而且越来越清晰。

“追兵来了。”

他收起iad,提醒那边正在讨论的人。

“这些家伙信息消息还挺灵通的。居然追到这来了。”

蒂娜马上明白过来,是因为那个贵族夫人而来的追兵,对方怎么会这么快就追来?

向闲鱼走向门口,打开大门望去,果然有十几个士兵正往这里走来。

在他身后跟出来的少女也看到场景了,一个个吓得小脸煞白,虽然脸蛋都脏兮兮看不出来。

黑发少女颤声询问:“你们,你们到底做了什么?怎么把贵族私兵给引来了?”

“没什么,干掉一个恶心的家伙,她刚好是个贵族。”向闲鱼无奈耸耸肩,到现在他脑海里想起那个家伙的样子都觉得恶心。

“贵族!?”另一个栗色长发的少女惊呼一声,随后慌慌张张地说道:“那我们快跑啊!要是被这些贵族走狗抓住,会被折磨到死的!”

“淡定,只是几个普通士兵而已。”

向闲鱼举起右手,掌心一颗光球凝聚:“我们只需要抬手,丢出去。”

然后那些士兵就眼睁睁看着颗小光球落到身前的地面,视野被闪耀的光芒占据。

“轰!”

伴随震耳欲聋的爆炸声,士兵已经消失了,只留下个十几米的大坑洞。

整个过程才十秒不到,那些本来准备看戏的流浪汉被这反转的结果震惊住,一个个呆愣在原地。

等反应过来,顿时都惊慌失措地逃离,贵族私兵在这里被杀死,留在原地的肯定会被牵连,贵族才不会管你有没有做过呢,反正你在这里就是有罪。

向闲鱼就像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拍拍手将木门给关上。

“现在你们讨论的结果是什么?”

还讨论什么?再呆在这里,我们一个都别想活。

几个岁数大点的少女心中已经有了决定,相互对视一眼,不同言语交流也知道彼此的想法。

“我们和你一起走。”

……

“这里的地势就很不错。”

帝都外的森林中,向闲鱼最终选定河流边做基地,这样也方便日常生活所需。

这里的土地可没有人来管,想造什么造什么,所以直接放机器人出来动工就好。

蒂娜和同伴正在搭建帐篷,作为今晚的临时住所。

向闲鱼则回到帝都继续闲逛,本来以为这事后续影响会挺大,但是实际上只是巡逻的士兵多了点。

还有通缉令多了一张,向闲鱼的最新肖像画。

“画工真不错,简直是和我一样帅。”

向闲鱼带着面具站在布告栏前,评价自己的通缉令。

不过自己怎么和夜袭扯上关系了?还说是夜袭派来的杀手。

我那只是意外,谁会专门去杀那种肥猪婆啊!

除此之外,其它也没有啥变化,原来怎么样,现在还是怎么样。

“真是莫名其妙,好像一切都风平浪静了。”

……

卡雷斯府邸。

“哈哈哈哈哈~那个让人生厌的死肥婆终于死了!古特你做的很好!”

“卡雷斯大人,恭喜您成功,但是属下有件事需要禀报。”卡雷斯家族的大管家,古特·莱维恭敬地弯腰:“此次行动并不是属下所安排的,本该是后天才会在夫人外出游玩时动手。今天的纯属意外事故。”

“意外?”卡雷斯家主冷笑道:“不管是不是意外,只要那个贱人死了就行,反正把罪责推给夜袭,谁让他们盯准贵族下手呢。”

“是,大人。按照您的吩咐,已经发出通缉令,也派人去处理那个凶手了。但是对方貌似是个帝具使,派去的人部被杀了。”

“都被杀了?那这样更好,夜袭里的杀手也是帝具使,可信度就更高了。你就派点人装装样子,不要在帝都里闹出大动静,传到奥内斯特大臣耳中,我可讨不了好。”卡雷斯哪里会在意十几个手下的命,现在他是真的心情愉悦到极点。

“反正一口咬定是夜袭干的,记住了吗?”

“是的,大人。”

Share